第二章 隔断阴阳,邪灵引路 新书上道,点收藏不迷路(1 / 2)

秦茵厌恶的瞥了我一眼,“还有,姑奶奶这是骨感美,你懂个屁!”

“什么骨感美,你这个月都昏倒三次了。”

清冽如山间泉水般的声音,从楼梯间传来,我看见一个模样与秦茵有七八分相似的女人。

女人窈窕且丰腴,面若桃花,高束着的马尾和金属眼睛框,透着干练的气质。

她的模样,比我见到古画里的女人还要美。

女人走到近前,温声说,“大师,我这妹妹生性娇纵,您请见谅。”

“我叫秦澜,是天畅集团的董事长。只要你能治好我妹妹的病,我绝对不会亏待你。”

“姐,你怎么糊涂了,他就是来骗咱家钱的!”

“你少说两句!”

女人纤眉微蹙,“哪家医院都治不好你!咱们只能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

“待会儿你一切都听大师的,明白吗?”

秦澜郁闷的点了点头,“行,那让他快点,待会儿我还要睡觉呢。”

我盯着秦澜看了一回儿,问,“你认不认识一个年龄和你相仿,一米五左右,娃娃脸眼角有泪痣的女孩?”

秦澜忽然神情警惕,“不认识!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!”

我又问,“既然不认识,为什么她要趴在你的背上?”

秦澜惊慌失措的站起身,脸色煞白的道,“你少胡说八道!”

呲呲——

一串火花声后,客厅的灯灭了,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。

我自幼被关在石屋中,已经习惯了黑暗,能清晰看到周遭环境。

北墙角的装饰壁炉上,有烛台和犀牛角做的小摆件。

我向秦德文借了打火机,点燃烛台,又取下墙角犀牛角挂饰,用小刀刮下粉末,洒在火折子上。

秦德文忐忑问:“李大师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生犀香可通鬼神,能看清屋子里的脏东西。”

“那……为什么我们看不见?”

我说:“冤有头债有主,谁欠下业债,谁便看得见。”

生犀香缭绕下,秦茵忽然觉得后颈发痒,她侧过头细看,愕然发现一个女人。

女人裙子上全是血,皮肉翻卷的指甲,死死抠着秦茵的肩膀,圆睁着的血瞳中,尽是怨毒!

“啊!”

秦茵惊慌失措的从沙发上跳下,一直抓着背后的空气往下扯,还在地上撒泼打滚。

她边哭边骂,“快从我背上下来!不是我害的你!”

大概是秦茵太过虚弱,翻腾两下就昏了过去,不知是累昏还是吓昏的。

秦德文赶忙抱起昏迷的秦茵,“快叫急救车!”

秦澜慌张的要拨通号码,我提醒说,“医院阴气重,她一旦过去,必死无疑!”

秦德文老泪纵横,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大师,人命关天的事,你就别藏着掖着了!”

“只要你能救下我闺女,我连这条老命都给你!”

我没有啰嗦,从桌上捡起一个高脚杯,旋即对秦澜说,“你把身子转过去。”

还没等秦澜反过神,我就把腰带解开,接了小半杯液体。

等我做完一切,秦澜才俏脸微微泛红,避过身子。

将液体给秦茵顺着嘴角灌下去,她原本苍白的小脸,渐渐缓和了些,可还是昏迷不醒。

秦茵的体内,有肉眼可见的红光闪过,最终飘掠到门口,消失不见。

女鬼阴气过重,就连秦德文和秦澜,也看得真切。

秦澜吓得俏脸煞白,整个人缩在秦德文的后头。

我说,“童子尿可祛阴辟邪,暂且保住秦茵一条命。但女鬼附身的这段时间里,带走了她太多的精气。”

“想要让秦茵复原,需化解女鬼的怨气,让她入轮回。”

秦德文忧心忡忡的问,“李大师,您道行高深,就不能直接把女鬼给灭了?”

“不能。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女鬼分两种,一是生前大奸大恶,死后恶性不改,靠害人增长修行的。

还有一种,是遭人陷害而死,怨气极重,只有大仇得报,才能怨气消散,进入轮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