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 新书上道,点收藏不迷路(1 / 2)

秦茵和女孩有说有笑的,扶着自行车越走越偏,最终来到一片破旧的筒子楼附近。

女孩四下环顾,有些害怕,“秦茵,我记得你家不是这个方向,是不是走错了?”

筒子楼里,传来细碎的脚步声。

三个穿紧身裤,洞洞鞋,头发五颜六色的青年,从筒子楼钻出。

秦茵嬉笑着说,“雯丽,我好哥们喜欢你很久了,要跟你表白,你们慢慢聊吧。”

说完,秦茵骑着自行车离开。

叫雯丽的女孩,惶恐的看着面前三个少年,攥着白色裙摆,紧咬嘴唇不敢说话。

在其余两人的起哄下,一个染绿毛的瘦高个被推出,手里还捧着个水晶球音乐盒。

“刘雯丽,我喜欢你好久了!”

“对不起,我想好好上学,从来没考虑过这些。”

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罢,刘雯丽低着头匆匆要逃离。

后头,两人跟着起哄,“二龙,你也不行啊,连这么丑的小矬子妞都搞不定。”

“真丢人,要我说直接强吻得了,不给她拒绝你的机会,多浪漫啊。”

被称作二龙的青年,脸憋得一阵红一阵紫,颇有些下不来台。

秦澜纤眉微蹙,“我妹妹怎么会和这种人混在一起?”

我比了嘘的手势,“继续看。”

二龙恼羞成怒,单手撑着墙壁,将刘雯丽挤靠在墙边,“我他妈给你脸了!今天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每天在巷子口堵你!”

“放我离开!”

刘雯丽吓得慌了神,她朝着二龙胳膊推了一把,却不小心将水晶球打飞,直直砸在二龙脑门上,划破一个血口子。

“你他妈还敢打我!”

二龙下意识的还了一巴掌,直接将刘雯丽给抽翻在地,鼻孔也在往外出血。

“操,赶打我兄弟!”

剩下两个青年,按住了刘雯丽的手脚,“二龙,今天你要是敢上,她就是你女人!”

“你要是怂包,就赶紧滚蛋!”

二龙摸着额头的血,急火攻心的解下裤腰带,“老子他妈的今天办了她!”

剩下两人也懵了,他们是要二龙强吻,没说要真刀真枪的干。

两人下意识的松开了手,吓坏了的刘雯丽如同惊弓之鸟,撒腿就往一栋破旧的筒子楼跑。

只是刘雯丽没注意到,承重墙被凿塌,楼梯下面是空的。

踩在楼梯中央的瞬间,楼梯咔嚓一声从中央断裂,楼板轰然倒塌。

混凝土还有断成半截的钢筋,从四面八方插入刘雯丽的身体,鲜血迸射的刹那,惨叫声格外凄厉。

隆隆巨响声过后,尘烟散尽,刘雯丽她被掩埋在废墟楼板下,殷红鲜血顺着台阶往外流淌。

三个青年看到这一幕,吓得撒腿就跑。

……

一切黯淡落幕,只剩下身着染血白裙,浑身溃烂,肌肉黏连在一起的女孩,在废墟的瓦砾中凄厉哭喊。

我说,“你妹妹不是始作俑者,却也是帮凶,因此才会被冤鬼缠身。”

“今日,你给我一百万,我便将女鬼亟得魂飞魄散,”

秦澜俏脸凝重,犹豫了许久之后,才艰难的说,“这件事,是秦茵做得不对,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尽量补偿刘雯丽,帮她化解怨念。”

我说,“就凭这句话,我保证护你周全。”

秦澜多了个心眼,试探询问说,“大师,如果我刚才答应,你是不是再也不会帮我?”

“是。”

爷爷让我下山,是为了收集气运,为自己挡冥冥中的灾厄。

气运这东西,玄而又玄。

比如,大多参天机的人,都五弊三缺,似被诅咒加身。

实则是,这些人不守规矩。

帮恶人聚财,杀讨债怨鬼,亦或者利用风水害人,都是有损气运的事。

因此,我只会帮正直纯良的人化解灾厄,比如眼前的秦澜。

秦澜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,“大师,您是不可多得的厚道人。”

我微微一笑,并未解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