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尸油点灯,恶诡索命!(1 / 2)

刘雯丽的事,越发棘手。

好在她只是想借体重生,并非杀死柳茵。

事情尚有转圜余地,我也急不得,只能等见到柳澜,再从长计议……

来到挂住宿牌子的楼下,拍了拍楼梯间的玻璃门,“你好,我要住宿。”

“七楼,七零四号房。”

玻璃门内,亮起粉红色的光,从里头传出的干枯沙哑嗓音,因为太过年老,我甚至听不出男女。

“谢谢。”

我起身上楼,玻璃门内忽然传来一群人唧唧咯咯的怪笑声,等我回头时,灯光熄灭,一切恢复寂静。

门外不远处,那辆白色出租车还停在那里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我察觉到了不对劲,却并没有理会,而是直接上了七楼七零四号房间。

风水学上,七和四属及阴,容易招惹脏东西。

因此,许多住宅都会刻意避过“七”和“四”两个数字,六楼过后便是八楼。

楼道里尽是腐朽的木板,木生土,土滋阴邪,老鼠蟑螂丛生,更是一切邪秽的发源处。

我推开虚掩着的木门,里头橘红色油灯,却挂着绿油油的灯皮,空气中散发着淡淡腥甜的味道。

床收拾得还算干净,我关上门,盘膝在床中央打坐。

但愿,这里的脏东西别找不痛快……

三更天,屋子里越发清冷,我冻得双脚发麻,便缩进被窝准备睡觉。

砰砰砰——

门被急促敲响,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,“谁啊?”

“送米的。”

门外,再度传来分不清男女的低沉沙哑声。

我打开门看,走廊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,只是门口放着一碗热腾腾的米饭,上头还笔直插着一双筷子。

刚好,我晚上没有吃饭,就将碗筷端到屋里,细嚼慢咽的吃着……

四更天,外头再度传来急促敲门声。

我问,“是不是送肉的?”

门口的人似乎愣住了,约莫过去几个呼吸,便传来渐行渐远的脚步声。

我打开门,外头放着煮好的五花肉,上头仍插着一双筷子。

这一次,我同样没有客气,端入屋子里就开始吃。

吃饱喝足,我将碗撂下,再度盘膝在床上打坐。

五更天到,我下意识睁开眼睛的刹那,门嘎吱一声打开。

走廊的尽头,脚步声由远及近,走廊地板咯咯吱吱的怪声,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。

啪——

吊灯从头顶落下,我赫然看见在燃烧的灯油里头,漂浮着一根属于人的手指。

这里头烧的是尸油!

即使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我刚吃过东西,还是有些犯恶心。

不过,我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静等着门口的人出现。

脚步声停在门前,戛然而止。

咯咯唧唧的诡异笑声再次响起,借着走廊应急灯的光,向屋子里投射出一道斜斜的影子。

暗红色的血液,顺着门缝向内流淌,一只苍白皴皱的手,扒着门缝向内延伸。

我叹了口气问,“送过米和肉,是不是该要我的命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