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提线尸傀,行尸走肉 新书上道,点收藏不迷路(1 / 2)

尸体能看出是个成年男人,只是驱赶的部位被木头代替,头颅和四肢用铁铁链铆钉固定在木头上,像是个提线木偶!

最初我以为,这家伙是因为伤势过重,才会浑身流血,都是从断肢流出的。

从出血状况来看,人死没多久,就被用邪术做成傀儡。

将死之人,身上还带着活人的气,因此能瞒过我的双眼。

我的体质可让鬼魂退避,可面对没有灵魂的尸傀,却毫无作为。

由此来看,幕后黑手对我了如指掌,且谋划周全想取我性命!

究竟是谁呢?

我初次下山,只见过秦家人。与我结仇的,算起来只有刘雯丽。

作为一个普通高中生,哪怕刘雯丽死后化为厉鬼,也不会精通这等诡异的法门。

“别看了。”

中山装大叔从胸前口袋中,掏出一枚小臂粗细的判官笔,在死去男人头颅的眉心一点。

顿时,一个瘦弱男人的虚影,从头颅中飘出。

人分三魂七魄,刚死不久的人,魂魄还尚未离体,一魂一魄藏在眉心。

我听爷爷说,只有地府的判官才有判官笔,难道这个中山装大叔是判官?!

观测他气象,与普通人无异,更没有丝毫属于阴间的气息。

我自认为通读易经,对风水相术精通无比,今天才感觉到自己的浅薄。

灵魂飘出后,中山装大叔沉声问,“是谁杀的你?”

“呃……啊……”

男人虚弱的灵魂,痛苦的指了指喉咙,我这才注意到,他的舌头被割下,喉咙里被塞入黑乎乎的东西。

幕后黑手心思果然缜密,在对我们下手之前,先将傀儡给毒哑。

其手段之歹毒,简直触目惊心!

中山装大叔走上前,伸出一根指头虚点在鬼魂的眉心,右手持着判官笔,在虚空中不断勾勒着。

判官笔凭空画出一个女人的头颅,我一眼就认出所绘之人正是秦茵无疑!

诡异的是,判官笔接着头颅画出的并非是身体,而是一个肥胖硕大,通体碧绿色的虫子。

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问道,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可惜,鬼魂只是看了一眼,即便化作无数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中山装大叔说,“他刚才用意念和我沟通,已经耗尽了残魂所有的力量,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,这个长得像虫子的女人,是杀死他的凶手。”

我问,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中山装大叔的语气有些不悦,我这才反过神,赶忙抱拳拱手,“多谢判官救命之恩。”

“我不是判官,这支笔是我捡的。”

中山装大叔将判官笔收了回去,“你是风水师?”

我回答说,“是。”

“师门长辈是谁?”

“李半山是我爷爷。”

忽然,中山装大叔看向我的眼神格外诡异,神情当中充斥着贪婪与渴望,像是即将渴死的人在沙漠中看到甘森,亦或者色中饿鬼见到绝世美女。

我下意识的后退,可还是慢了一步。

中山装大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扣住了我的手腕,我只觉得一道奇异的能量包裹着我的身体,像是从里到外要将我看穿。

这种能量还没来得及渗透,我的身体就像是无底洞似的,瞬间将能量吞噬殆尽。

中山装大叔大惊失色的甩开了我的胳膊,脸色煞白了好一会儿,哆哆嗦嗦的指着我惊恐问,“你是个什么东西!?”

我大概猜测出,中山装大叔虽然不是判官,但至少是阴间的官吏。

由于我体制特殊,但凡是使用阴力的,都不能伤到我分毫。

我又重申了一遍,“我不是东西,是风水师。”

见我没有任何敌意,中山装大叔又盯着半晌,终而憋出一句,“把你放下山,真不知那老家伙又在搞什么鬼。”

“你认识我爷爷?”

中山装大叔脑袋摇得像拨浪鼓,“不认识!”

见我的眼神越发警惕,中山装大叔忙自我介绍说,“我叫陆鹤鸣,是这片辖区的负责人,通俗来讲就是阴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