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移风易水,引人向善 哥哥们,求收藏啊(1 / 2)

秦德文惊魂甫定,哆哆嗦嗦的说,“小茵大早上忽然要湖边散心。我走到湖边时,隐约看见湖中心有个黑影,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”

阴霾的天空飘起雨丝,初夏的天,冷得有些反常。

我和秦澜,搀扶着秦德文回别墅休息。

别墅里黑漆漆的,秦澜开了几次灯无果,正准备检查电闸。

我说,“别白费功夫了,恶灵存在时,会产生强大的磁场,电力系统会失效。”

秦澜惊疑道,“您还懂电器和磁场?”

“但凡与鬼怪相关的书,我都涉猎过一些。”

我取下墙边的消防斧,将桃木做的书橱,三下五除二砍成木块,并扔进去一根蜡烛引燃。

火光映暖客厅,被冻得打哆嗦的秦德文,搬了椅子坐在火堆旁,长出一口气说,“现在我觉得好多了。”

“桃木能驱除体内阴气,你们可以坐近一些,不要乱走动。”

与刘雯丽的鬼魂待在一起太久,秦德文父女俩体内积累太多的阴气,正在被桃木火逼出体外。

随着火焰灼灼燃烧,他们的气色也好上许多。

……

刘雯丽的身份已经暴露,她再回来时就是生死之战。

气氛紧张压抑得几乎凝滞,秦德文忧心忡忡的问,“大师,您有几成把握救下我女儿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我盘膝坐在沙发上,闭目凝神,手中握着纸符,静等着秦茵的到来……

约莫半刻钟过去,轻盈脚步声由远及近,厚重木门被苍白纤细的柔荑推开,秦茵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,笑吟吟的站在我面前。

在秦茵出现的刹那,门外呜咽的劲风猛的倒灌进房屋,华丽吊灯摇晃两下,摔成无数晶莹碎片,桌椅板凳歪斜凌乱成一片狼藉。

唯独桃木篝火覆盖的区域巍然不动,就连火苗也不曾有丝毫摇曳。

秦澜吓得娇躯瑟瑟发抖,一边缩在秦德文的怀里,一边用担忧的目光望着秦茵。

“我只想在这个家活下去,是你们逼我的!”

秦茵光洁的小脸开始狰狞扭曲,皮肉迸开。

她身体骨折畸形,又以诡异的姿势站立着,赫然就是刘雯丽死时的惨状。

“啊!”

恐怖的场面让秦澜尖叫出声,秦德文闭上眼睛,将女儿的脑袋搂进怀里,两人就这么抱团哆嗦着。

还好有桃木篝火的守护,否则被吓破了胆子的父女两人必遭毒手。

“我被这贱女人害死,就该享受她拥有的一切!谁也不能阻止我!”

刘雯丽尖叫着冲向我,可她的阴气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一阵微风而已。

面对鬼魂,心里越怕,她就会越发强大。无论刘雯丽长相再如何狰狞恐怖,都不过是一具皮破碎的皮囊而已。

在刘雯丽冲到近前时,我取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块桃木碎,塞入刘雯丽的口中,并死死扣住她的胳膊。

如此一来,刘雯丽想自杀破坏秦茵的身体,便无法做到。

只不过,恶鬼借助阴气行动,力量没有穷尽,我也只能控制她一小会儿。

即使被我控制住,刘雯丽也格外猖狂,她嘴角咧开露出狰狞笑容,歇斯底里的喊,“有本事你就把我和这个贱女人一起弄死!”

我从怀中掏出陆鹤鸣给的符咒,“你认不认识这个东西?”

虽说刘雯丽没见过收魂符咒,但符咒中散发出令鬼魂心悸的气息,就已经让她猖狂表情逐渐凝固,并转化为惊恐。

我说,“这符咒专克鬼魂。有个阴差拜托我用这东西收了你。”

“你落在他手中,要下地狱受苦百年,才有资格转世投胎。”

“如果你愿意回答我几个问题,我现在便可让你超度往生。”

见刘雯丽眼中凶戾神色消失,我便将塞再她嘴里的桃木取出。

我说,“我怀疑你的死,是有人在背后预谋。关于这一点,你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“我就是被秦茵这贱人害死的,你少替她开脱!”

我不由叹息摇头,刘雯丽心中戾气太重,导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。

表面上,刘雯丽是秦茵的朋友,实际一直心存妒忌,相比较查清真相,她更在意报复秦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