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命宫犯煞,必死杀局 哥哥们,求收藏啊(1 / 2)

啪——

爷爷粗糙的巴掌招呼在我左半边面颊,剧烈的疼痛让我猛然惊醒。

是梦?

我将脸凑近手机屏幕,看到左半边脸从耳垂的位置肿起,摸起来火辣辣的疼,甚至有些耳鸣。

难道是爷爷借着梦境教训我?

我通读易经八卦,也不知道有借助梦境教训人的奇门功夫,一时间思索陷入僵境。

出租车停在荒僻的路边,前方错落着七十年代破旧的筒子楼,正是我第一次与陆鹤鸣相见的地方。

上次他被抓走时,我们约好一日后,在七零四号房间再次见面,归还收纳刘雯丽灵魂的符咒。

我扶着晕乎乎的额头,亦步亦趋的爬上台阶,推开那扇破旧的木门,在原地盘膝坐下休息。

十七年来,我第一次有头重脚轻,身体不受控制虚弱的感觉。

爷爷的一巴掌,不可能这么重,我大概是生病了。

陆鹤鸣被抓要关两个月,也不知能不能出得来。

我在等待无聊时,掏出秦澜给我的手机摆弄,很快找到了一个叫百度的搜索框,只要输入问题,它就能给出回答。

在山洞时,我曾阅读过人类科技发展史,对搜索引擎有所了解。

我搜索了:头重脚轻,耳鸣发烧是怎么回事。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区区身体不适,竟然最大可能是无法治愈的癌症!

我被惊出满身冷汗,越深究越觉得匪夷所思,逐渐心跳加快,逆血上涌,呼吸也越发的不畅快。

难道……我真的是癌症!?

忽然,黏糊糊的液体顺着我的下巴往下流淌,我摸了一把,发现左耳正往外涌出黑红色血液。

耳鸣眩晕感越发强烈,我感觉脑子里有一只虫子在翻搅,终于忍不住昏死过去……

“喂,醒一醒!”

有人晃了晃我的肩膀,我嗅到一股令人恶心的酒气与烟味,睁开眼正看见陆鹤鸣放大无数倍的脸。

“小子,那只冤魂收回来了没有?”

我将符咒还给陆鹤鸣,他喜不自胜的抚摸着符咒,咧嘴笑道,“又赚了一千块,你他娘的真是个福将!”

“待会儿我请你下去吃烧烤喝扎啤,算是还你个人情。”

话落,陆鹤鸣指尖轻点符咒,一道黑光从符咒窜出,化作刘雯丽的身影。

可刘雯丽刚现身的刹那,就被一阵风吹散成了虚无。

“操,怎么只是一道灵魂痕迹!”

陆鹤鸣勃然大怒,拎着我的脖颈问,“你小子给我,老实交代,是不是把冤魂偷卖给了二道贩子!”

灵魂痕迹,也被称为残魂,是魂飞魄散留下的残渣。

被陆鹤鸣这么一拎,我呼吸更加不畅,只能断断续续的说,“我按照你的吩咐,将符咒贴在了秦茵的额头,除非符咒效力不够,否则不可能仅收了一道魂痕。”

“符咒是阴间统一发配的,对付刘雯丽绰绰有余。”

陆鹤鸣总算松开我的脖颈,愤愤说道,“谅你这愣头青也不会骗我,肯定是背后有更强的邪魔,在魂魄被收走的瞬间,将刘雯丽的灵魂吞了去!”

“吞噬灵魂?”

“没错!”

陆鹤鸣凝声说道,“这片区域最近出了一个吞噬灵魂的魔物,实力非同小可,我最近一直在查探它的动向!”

“刘雯丽的灵魂,很可能就是它吞的!这么危险的东西在我的辖区内徘徊,我必须得想点办法!”

没想到陆鹤鸣看起来人品不怎么样,正义感倒挺强。

我问,“你有何办法应对魔物?”

陆鹤鸣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,不屑的道,“你怕是脑子被驴踢了!”

“我得赶快想办法,向上级申请调职,脑子有病的才会想着和这种级别的魔物硬碰硬!”

咔嚓——

一道惊雷炸响,我感觉左半边脑子开始剧烈翻腾,像是把每一根神经揪出,搅成一团,再生生拽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