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再回秦家(1 / 2)

见到我灵魂出窍,陆鹤鸣收去哭丧的脸,嘿嘿笑着问,“兄弟,是不是死的时候有人哭,觉得心里舒服多了?”

“并没有。”

我说,“我阳寿未尽,只要保存好身体,便可等有朝一日擒拿真凶,解蛊后再魂归体内。”

“只是活人灵魂离体越久,越会虚弱甚至溃散。现最首要的,是找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让我暂住。”

魂魄离体的咒决,是太上清心咒的一种,是我翻阅爷爷的书库时,无意间学会的,却没想今日能派上大用。

慕容长青嘴里咕咕哝哝的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,等她再睁开眼时,瞳孔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阴气,这大概是苗疆巫蛊一族,特有的通阴咒决。

果不其然,咒决唱诵之后,慕容长青目光落在我的魂魄上。

她问,“你是想借尸还魂?”

“是。”

“这里就是珠州人民医院的停尸间。如果运气好,兴许今天就能找到合适的载体。”

在慕容长青的带领下,我来到靠楼梯间一号停尸房前。

她说,“两天前你入院时我曾调查过,这里放置尸体的新鲜程度,是按照号码排列的,这里兴许有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话落,慕容长青拔下一根头发,伸进锁眼里。

发丝钻入锁眼的刹那,竟化为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虫,只听见噼噼啪啪的几下,门就应声打开。

“进去吧。”

我狐疑的看了慕容长青一眼,旋即灵魂直接穿透门体,进入停尸房中。

狭窄昏暗的房间内,陈列着十二张铁架床,总共有五具尸体,可惜都是些老人。

就在这时,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,两个护士推着铁架床,进入太平间内。

“哎,年纪轻轻的就出了车祸,据说是个海龟留学生,还是赫赫有名的秦氏财团董事长的养子。”

“刚下飞机,就被高空抛物砸得心脏骤停,真是人各有命……”

两个护士正聊天时,我便躺在了铁架床上,与被白布盖着的尸体渐渐融合。

从床头贴着的照片看,死者是个年轻男人,心脏骤停体表无伤痕,且因刚死不久,身体活性强,格外适合附身。

三个呼吸过后,我再度睁开双眼,掀开盖在脸上的白布坐起身。

稍许寂静后,一个年轻小护士眼皮一翻,直挺挺的向后倒去,还好我及时起身,将她搀扶住。

年纪稍大些的护士,两腿哆嗦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嗷的一嗓子震得我耳朵发麻。

“鬼啊!”

太平间的动静,很快引来保安和楼上的主治医生,众人熙熙攘攘站在楼梯口张望,却不敢进入。

保安站在门口,惊恐的看着胸口挂着死亡标志号牌的我,反倒是头发花白的老医师走进太平间。

他捏了捏我的胳膊肌肉,又摸了摸颈动脉,喃喃说道,“真是个奇迹!我行医这么多年,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心跳骤停六个小时后死而复生!”

“马上安排全身检查,并立即联系病人家属!”

我说,“我没事,不用检查。”

“胡闹!你还想再死一次吗?”

老医师格外严厉,无奈我只能被推上一个又一个的机器,全身扫描检查一遍以后,仍不放我出院,说要等待家属来接。

慕容长青和陆鹤鸣也在病房,与我一同等待。

陆鹤鸣大口啃着桌上不知谁留下的苹果,含糊不清的说,“兄弟,你这次附身的可是超级大土豪!”

“要我说,你干脆在这具身体里住下算了,比你当个寒酸风水师强得多。”

我没有理会陆鹤鸣,而是对着镜子打量我的容貌,并翻出病历本,查找关于死者身份的有用信息。

在解除蛊毒之前,为了不引起没必要的恐慌,我要以这句尸体的身份活下去。

死者二十五岁,名字叫秦博古,六年前去国外留学,回国时被高空抛物砸中心脏,当场心脏骤停身亡。

令我感到惊讶的是,这个秦博古竟然是秦德文的养子!

还没等我翻阅完病例,病房门就被推开,老泪纵横的秦德文一把搂住了我,“孩子,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,没那么容易死!”

秦茵站在门口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咧了咧嘴角像是在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