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引诡入宅,试探虚实(1 / 2)

我灵机一动,忽然想到一个试探秦澜的主意。

我说,“有一个办法,可以快速抓住秦博古的鬼魂,只是需要你配合。”

“大师尽管说,我照做就是。”

秦澜答应得格外痛快,以至于让我有些怀疑,她真的和幕后黑手没有关系。

不过,事关性命危机,我也不敢马虎。

我对秦澜说,“你立即去厨房盛一碗生米,上头放着一片生猪肉,另外在猪肉上插三炷香,准备好后到房间来找我。”

秦澜按照我的吩咐去准备,我则划破手指,挤出一滴鲜血涂抹在一支钢笔的尖端,并将钢笔藏在袖袍中。

一切准备就绪后,秦澜端着碗回到房间,他心中似乎隐约有所猜测,“大师,你是不是想要我做诱饵,勾引秦博古出来。”

“怎么,你不敢?”

秦澜贝齿紧咬,美眸灼灼的说,“只要大师在我身边,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外头刚下过雨,还是湿漉漉的。我拿起一件雨衣,在泥水里滚了几滚,旋即披在身上回到房间。

泥土的气息,能够遮蔽我身上的阳刚之气,不至于把秦博古的鬼魂给吓跑。

回到房间以后,我把灯关上,蹲坐在卧室角落,并对秦澜说,“你现在闭上眼,开始重复念叨秦博古的名字。”

秦澜按照我的吩咐,站在窗台下手捧着碗,嘴里不停的咕哝着。

活人捧着生米和白肉祭祀,对鬼魂来说是莫大的吸引,更何况秦博古与秦澜之间本就有血海深仇,绝对能把他的鬼魂给招来。

如果秦澜是幕后黑手,那么面对秦博古的威胁时,必定会使出真本领。

倘若秦澜只是个普通女孩,必定会被鬼魂吓得惊慌失措。

我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掐住厉鬼对秦澜下手的前一瞬间将其制服,既不能演戏太假,也不可让秦澜真正遭受危险。

短短几分钟过后,寂静的窗外忽然刮起一阵不知名的旋风。

狂风撕扯院落枝条呜呜作响,路灯发出嘶嘶的电流声,忽然全部熄灭。

借着阴惨惨的月光,我看见一个黑影由远及近,模模糊糊的钻进了屋门。

秦澜似乎有所感应,冷不丁打了个激灵,用颤抖的嗓音问,“大师,我现在能不能把眼睛睁开?”

“可以,他已经进来了。”

我压低声音说道,“你要记住我的话,无论发生什么危险,都要站在原地不可走动半步。”

秦澜小腿忍不住哆嗦,俏脸像切开两片的面包一般煞白,却还是冲我点了点头。

这样吓唬他,我有些于心不忍,可如果能排除掉秦澜这一选项,将目光放在秦茵和秦德文的身上,事情就要容易许多。

但愿秦澜值得我去信任……

走廊上阴气由远及近,我赶忙屏住呼吸不让对方察觉到我的存在。

嘎吱一声,虚掩着的门被推开,秦博古穿着白色病号服,身体僵直脑袋耷拉着,脸色铁青,指甲尖锐修长呈猩红色。

他向前走时,膝盖是笔直的,好像是踮着大拇脚趾在往前移动。

“还我命来。”

沙哑凄厉的嗓音从秦博古口中发出,他猛然瞪圆了猩红色的双眼,尖锐指甲朝着秦澜的勃颈,猛的插下去!

我躲在角落里,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却无动于衷。

“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