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6 失常(1 / 2)

誓欢 酌颜 3229 字 9天前

誓欢正文卷656失常要说有什么特别,那便只有这院子是修在半山腰上,与其他村民的屋子都隔着一段距离了。

那院子当中果真已经是人去屋空,一片狼藉。

方南带了几个侍卫在屋子四周查找,朱景雩负手站在院中,四处逡巡。

没一会儿,到了村子就不见踪影的荣丰颠颠儿地跑了回来,到了朱景雩身边,望了一眼那头红着眼,低头垂泪的相思,这才压低嗓音道,“问清楚了。说是这院子是早前一个猎户家的,只是后来这猎户家去投了亲,这院子便托给还留在村里的亲戚帮着卖出去。前些时日,有个女子带着一个又聋又哑的老仆来了村子,花了十两银子买下了这院子。是个什么来历说不清楚,长相也是,说是从始至终都戴着帷帽,将容貌遮得死死的,只是听声气儿,是地道的京片子,应该是花信之年。但是因着他们从不与村里人打交道,这院子又离得远,这里何时发生了事,来了什么人,发生了什么,他们是半点儿都不知道。”

朱景雩心有疑虑,他手边有亲绘的顾欢画像,方才特意让荣丰带着,去村子里问话,没有想到,这院子里确实之前来过一个女人,可却戴着帷帽,根本未曾有人见过容貌。那么,是不是顾欢,又有谁能肯定?

朱景雩心里烦躁得紧,抬手挥了挥,让荣丰退下,一双眼又是如同利箭一般,紧紧锁住了相思。

“公子!”方南的搜索也有了些结果,便是上前来回话,“院子里有打斗的痕迹,因着前几日落过雨,后山的树林里还留有些脚印,只是脚印杂乱,却都不深,应该是练家子。当中还有两道拖拽的痕迹,一道轻些,一道重些。应该是两个人,一个沉些,另一个尚算轻盈。”

荣丰打探回来的消息,那女子身边还带着一个聋哑老仆,眼下也不见了踪迹,倒是对得上。

“屋子里呢,可有看出什么?”朱景雩的目光掠过相思,落在了那两间简陋的瓦房之中。

方南摇了摇头,“屋子里东西很少,就只有两个包袱,都并未全拆开,应该是没有打算久留。至于包袱里,都是些衣物盘缠,还有一些小物件儿,都寻常得很,属下是瞧不出什么。”

朱景雩沉吟着,终于是朝着那瓦房迈开了步子,“我去瞧瞧!”

那瓦房低矮逼仄,即便屋外日头还高挂着,天光大盛,可那屋里光线却也很是暗沉。

不大的空间内一片狼藉,桌子板凳被推得东倒西歪,还有些小米撒了一地。

因着那屋子实在是小,一眼便能望尽,果真看不出什么来。

朱景雩瞄了一眼,便收回了视线,目光落在了面前已经整理过,放在桌上的两只包袱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