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打劫:失败的接近(1 / 2)

磷香 北冥陌兮 7251 字 8天前

这日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,落英缤纷,百花齐放,微风阵阵……正想高歌一曲“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……”,突然一声“救命啊!!”如雄鹰的爪子,“咔擦”一下把一张原本美丽白白净净的纸给划破了。

土匪打劫美女,天呐,好老套的剧本,讲真,一般这种情况,都有英雄相救,然后一段什么“无以为报,一生相许”的段子就来了。然而,并非如此……

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趴在地上,面前是一个娇弱小身板的少女。

“前面什么情况?”一个好听的公子音响起,不似大海的低沉,不是弹丸相碰的磁性,而是一种碎玉一般的美,或者说是泉水轻轻拍打的美,总之,四个字概括,无法形容。

“是,王爷莫急,小的这就去打探。”掀帘而入一人,应该是此人亲信,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放下帘子,帘子便被这人掀飞,“蹬”得一下窜出了马车,幸好马车够宽,否则,不是这人被撞到头,就是他手下被挤下马车。

嗯……主子这是怎么了?

“发生何事?可需要在下帮忙?”某人很自觉的问道,然而,我们的少女只是抬眼看了眼他,然后从大汉身上翻身下来,从怀里掏出根鞭子,然后将他五大三粗的绑起来。

“当官的?诺,土匪头子。”虽说是疑问句,绝对是肯定语气,然后随意的将大汉提起,丢在某人面前。

没错,少女是顾烟逝,只是大汉嘛,没错,不是弥赛,是真的土匪。

天底下也没那么好的运气,出门遇土匪,还带偶遇的,都是弥影,哦,对了,忘记提这个存在感为零的家伙的名字了,就是那个没说过一句话,总是带着斗笠或者面具的家伙。没错,他是负责情报收集的,顾烟逝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打探到一处土匪窝,轻松端了人家的窝窝不说,追着人家土匪头子,没错现在被绑的那货,到了某人的必经之路。

“大人,您瞧瞧,她这才是女土匪啊……”土匪头子哭着说道,说着还不停地扭动着身体,恶心的要死。

“额……问你个问题。”某人蹲下来,凑到土匪头子面前,低声说到。

“大人请问。”他吸了吸鼻涕,回答道,以为能成功反咬顾烟逝。

“她是土匪?”

“嗯!”坚定,十分肯定。

“你觉得她是劫你财呢还是劫你色呢?劫色吧,除非她眼瞎,否则放着我这个美男不劫,劫你土肥圆?劫财吧,更不可能,我腰缠万贯,也勉强供得起她。”某人一副好商量,给土匪打商量的表情,引来了顾烟逝的惊讶眼神。

不是说这人生人勿近吗?这是人设崩塌的节奏啊。

正当她有些蒙的时候,某人不及防地接着说到:“说,她到底图个什么啊?”随手给土匪脑门上一拍。

土匪头子心里也是苦的,喝着这两人一伙的啊,瘪了瘪嘴说道:“嗯……说不定就是为了好玩,对,嗯嗯,她玩我。”入戏太深,还开始装可爱了,一想到一虎背熊腰的大汉装可爱,画面就有些太过辣眼睛了。

于是某人决定缓缓,回首看看美人,问到:“他说你玩他,尽兴了吗?”真的,很严肃的说的,待听清楚了,求土匪头子的心里阴影面积。

顾烟逝没有理他,而是在一旁擦手,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。

“看样子是没有。来人!把他挂起来,荡秋千!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行了,这几年国家动乱,他也是没办法才当土匪的,谁吃饱穿暖会去做这么高风险的活路。嘛,你也有一点身手,不如跟着我,做我跟班?”顾烟逝主要是心疼她的鞭子,真的,这么大一块,她的鞭子不知道能不能承受,还没有出过任务,也不好问端羽要,这还是那个受刑的地方顺手摸的。

顾烟逝虽然是询问的语气,但是土匪头子知道,他的兄弟肯定在她手上,他所不答应,他自己只能单干了,他才不要,他要找机会,把基业夺过来!

“我也要!”某人不要脸的在旁边瞎起哄。

“你要什么?”

“我要跟着你!”

……

不是她接近他吗?怎么觉得反过来了呢?额,难说此人在旅途过程中伤了脑子?为了印证这一点,顾烟逝看了看他的手下,但是,他的手下们都板着个脸,看不出什么来。

不过,这些手下却收到了,某人的眼刀。

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。

于是乎,全部人在一瞬间,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事做。诶?那个数蚂蚁的是怎么回事?

不是吧,手下脑子也坏掉了?

“你莫要再看他们了,没我好看,还是看我,我是子桑无尘,齐国三王爷,封地有三个郡,共五万人口,旗下资产甚多,你若想了解,我可以一一说给你听……”

“那啥,能安静下吗?”顾烟逝认真的说道,实在有些头疼。

“还有,我们不熟。”

“诶~认识了就熟了。”

“闭嘴!”

“……”

某陈国国都酒楼。

这次出来,顾烟逝只带了弥赛和弥邪两个人,拿下土匪窝也是弥邪毒的功劳,为什么呢,因为顾烟逝懒,懒得动手。本来她就有打算弄一处自己的地盘,收土匪窝也是情理之中,她留两人打理下土匪窝,她自己追着土匪头子过来接近子桑无尘,两人弄完了,也就过来汇合了。

“进行的如何了?不要第一个任务就搞砸咯。”弥邪损道。

顾烟逝瞪了他一眼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王爷怪怪的,手下也怪怪的,不会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吧?”

“哈?”弥邪不地道地笑出了声,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顾烟逝,“怕是你脑子坏掉了吧。那可是在陈国待了十多年的不受宠的质子,没有点本事会混到现在的位置?他都能和其太子四弟争夺皇位了。三年前好像是包庇陈国公主,给才封王了,才离开了庙堂,不过,给他的也是富饶之地,说不定哪天就会去了。”

“不信就算了。”顾烟逝又白了他一眼,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