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44 生命源液(1 / 2)

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6092 字 9天前

眼看着李胜的身体因死亡失去了能量保护,最后又浮沉在海水中,血淋淋的一方,这时刘若的脸超级生命突然变得十分苍白。

刚才他以为雅玛堂的耕耘者拿了200瓶中品生命源液就要走了。然而,对方突然放下狠心的手,用诡异有力的攻击手段,追不上赛道的速度。一闪而过,他解决了一位生活在三天界的修行者

此刻,敌人李胜虽然已经死了,但刘若心里却充满了更深的恐惧,他觉得自己的脊梁都隐隐发冷。眼前的人真的是身体重组领域的实践者吗?他不可思议的魔力和他追不上的速度真的让他难以置信。阎罗殿的内门弟子真是厉害

“你的力气真厉害。我佩服你。既然李胜死了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刘若强压着心害怕,对蔡流星略显恭敬地说。最后,他似乎害怕造成蔡的死亡。

“别担心,先生。我不知道今天的事情。我不会摊开它的。”

蔡流星杀了李晟,悄悄拿走了他所有的太空戒指。然后他拍了一张他用的圆刀的照片,仔细看了一会儿。然后他把它放进太空环里。但对于刘若的话,他似乎没有听到。

刘若看到蔡流星不理自己,心里更不安,但他不敢擅自去,怕惹怒对方。他在同一个地方站了一会儿,很尴尬。

“活丸有什么效果?”蔡流星说,他语气冷漠,看着刘若的眼神深邃无比。

刘若深吸一口气,感到很自在。对方愿意发言,至少比毫不犹豫地开始要好。看到对方刚刚杀了李胜的场面,他没有信心和对方打架。

“这是一种稀有的长生不老药。此丹药只能由灵界人士炼制。据说,即使身体严重受损,濒临死亡,只要吃下这片药,就能迅速康复,起到起死回生的效果。只是这种效果是针对精神家庭的人。在魂族和火族看来,这颗丹药的真正价值在于丹药蕴含的极其纯净和巨大的生命力,以及神秘的生命思想。”“人生玄年”稍有不同。虽然他对药丸知之甚少,但他也知道普通的药丸可以提高修为或治愈伤口。玄年的生命是神秘而神秘的,属于个人感知。事实上,药是不能被附体的。

“是的,这是形而上的人生观。”刘若对蔡陨很感兴趣,觉得有点放松。他详细地解释说:“形而上学的生死观是我们实践者培养生死境界的基础。即使我们像国王一样强大,我们也必须了解宣年。虽然金丹尚未炼成,但对理解生死玄学的要求并不高,而是积淀着生机与静谧。然而,在金丹之后,对生死玄学的感知直接决定了一个修行者未来的潜质。”

“虽然只有灵族才知道这种药丸的炼制方法,但我方的修行者从灵族获得这种灵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它真的包含了一小部分关于生命的神秘思想。玄年是一种个人对大路的感悟,可以满足,但不可求。因此,生退丸的价值得以体现。即使是国王,如果是大量的生药,也会导致他们抢劫。像这样的只有一个。虽然对高阶修行者的诱惑大大降低,但它仍然是一种难得的灵丹妙药,可以满足,但却不为那些愿意对高阶施展影响的低级修行者所追求

听了刘若的叙述,蔡丘心里又想起了另一件事:国玺金世界中的神秘经文。

丹麦人对生死的神秘思考,可以说是珍贵的。那么,又有多少人会对篆书中关于生死的神秘经文感到贪婪呢?现在蔡伟意识到经文的价值仍然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当他遇到瓶颈时,他必须对隐藏的世界有一个很好的了解。

“你怎么得到这种救命药的?”蔡的脸上还是冷冰冰的。他看着刘若,眼睛里不高兴也不悲伤。刘若心直了。

“我和李晟原来是联手拦截并杀死了幽灵族的一支巡逻队。在巡警队长的尸体里,我们找到了“生化丹”。为了锻炼自己,使自己将来能担负起家庭的重任,一些大家庭的孩子经常加入战场,从事危险的巡逻工作。船长一定是这样一个人。被我们杀后,他把自己的出生带回丹,想自杀,但很快就被李胜带走了

刘若什么也没说,假装很诚恳。他不想和蔡振华打架,因为他知道自己获胜的机会很小。

“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?”蔡流星看着刘若如,突然语气冷淡。

刘若脸超级生命稍有变化。他觉得身上有一股邪气,把海水都冻住了。

“我不想你死。我不想让李生死,但不知道你是否满意,“刘若的墨绿超级生命飞剑在他身上荡漾着涟漪。他开始对蔡流星有所戒备。刚才对方像超级生命一样出现在李胜身后的那一幕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“你为什么不装糊涂呢。你和李胜是杀敌的搭档。谁也不知道李胜死了。地神派的人会放弃的。我担心他们会第一个找到你,你会为了逃跑而把我甩出去。甚至可能。如果你向十家联军报告我在战争中杀了盟军,恐怕我无法忍受。”

蔡流星的每一句话都很犀利,直指让刘若去的关键点,这让刘若如的脸变得阴沉如水。

“你只想杀人。你为什么要找这么多理由。我可以告诉你,我和李胜是合伙人。外人不知道。如果你放我走,我保证不会泄露秘密。”刘若试着做最后的努力。

“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。”蔡的语气冷酷无情。话一出来,温度就骤然下降。与此同时,他的尸体消失在原地。见此,刘若的瞳孔缩得很深,急忙喊道绿水动,毒气涌出。”

他身上那把墨绿超级生命的剑突然发光,绿超级生命的水纹从剑身上散落,迅速包围了刘若如。同时,从水线上,一点点紫超级生命的烟草飘出,在海水中,显得格外奇特。

紫烟如柳絮般众多,里面充满了毒药,周围的海水突然染上了大面积的紫黑超级生命。

“毒药是好毒,但不碰它,就会失去它的意义。”蔡流星朴素的话语从侧面传到刘若的耳边,同时,一股狂风从他手上吹来。